2015年10月13日 星期二

星雲大師:可怕的執著


人生的煩惱有千萬種,身體上有老病死的煩惱,心理上有貪瞋痴的煩惱,其中最難處理的根本煩惱就是“我執”。我執就是八萬四千煩惱的統帥;因為執“我”,所以我疑、我嫉、我見,煩惱不已。

有些人落水要命,上岸要錢,這是因為執著自己的生命比金錢重要;有些人在名利之前,他就罔顧仁義,就是因為他邪見執著,名利比仁義重要。這也是說明了,凡是與我關係密切者,我就會有利害的執著。

不好的習慣,不容易改進,也是因為執著;不當的言行,不容易糾正,'也是因為執著。在生活中一些認知上的執著、思想上的執著、觀念上的執著,如果是有事有理者還好,有時候執著一些非法的言論思想、執著一些非法的邪知邪見,則叫人難以相處包容了。

世界上的事是“法無定法”的,在處理過程中,要懂得融通變化,此路不通,還有別路;此法不好,還有他法,不可一意孤行的鑽牛角尖。如寓言《愚公移山》中的愚公所言:“汝心之固,固不可徹。”執著的人,因為頑固不化、固執已見,在待人處事上往往剛愎自用、墨守成規,不肯與人為善,不能從善如流,不顧察納雅言;因為有這些個性上的缺失,因此在事業上很難有所成就,在人際關係上也很難獲得人緣。說到“執著”即使悟道的聖者有時也會有“我執易除,法執難捨”的擇善固執,但若對無意義的人我是非,只一味的愚癡、執著,那就令人難以恭維了。

“執著”之害,如同走路時,你不放棄後面的一步,如何邁出向前的一步呢?能放棄執著才會有另外的一番天地。執著中最難解者,不外就是愛、瞋的執著,我執、我愛、我怨、我見的情愫所引起的邪知邪見,就像桎梏繩索,緊緊的束縛著我們,使我們產生數不盡的煩惱。解開“執著”的微妙法門,不外乎運用佛法的般若、智能、觀念,不如此,人生又焉能解脫自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