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9日 星期二

不做人生過客做遊客


     
常常讀到或聽到這樣的話,「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人生路上的一個過客」、「誰是誰的過客」……

不禁想問,為什麼要做人生的過客呢?
過客何其匆匆,在匆匆的心情裡,甚至來不及賞盡人生四季輪迴的真實滋味,就已經沈浸在傷懷裡,以為感念、以為悲傷、以為灑脫,以為自己就是世界的超脫者;

在匆匆的雙眼裡,來不及欣賞月缺月圓,就只記得月圓時的羨慕,月缺時的感傷,待到回首已經只剩夕陽殘照。
過客,以為自己清凈的靈魂已經參透禪機,超脫在霓虹之外,俯瞰著人世來往,卻又怎會知道禪機不在「過」。
清晨晶瑩的露珠在葉尖閃耀第一縷陽光的燦爛,兒童臉上洋溢的笑的純美與永恆;中午美麗的裙襬在花香中搖曳生活的熱烈,朋友歡聚、戀人相依的幸福與甜美氣息;

傍晚多變的晚霞在天邊輕輕說著祝福的晚安,家人圍坐桌前閒話家常的平凡味道;

夜晚神秘的夜色在燦爛的星光中沈靜與爆發,生命遲暮時的豐富與坦然。
生活如此美好,為什麼要如此匆匆做個過客?
於是,何不,不做過客,做遊客!
在呱呱墜地的瞬間,睜開迷濛的第一眼,與這個世界簽下約定,獲得遊歷人生世界的門票。深深刻在心裡,走到哪也不會丟失。
在蹣跚學步第一次跌倒時,順勢第一次親近的親吻大地,留下自己最初的純真願望。

待到多年以後,遊遍世界也會回到最初的甜美。
成年後,堅定身為遊客的心。

人生四季,人事紛繁,也依舊如身在桃花源。

踮起腳尖,踩著輕盈的步伐,在人生的四季園中盡情暢往。

只要道德依舊美麗,依舊純潔。

在快樂時盡情歡愉歡笑,在悲傷時恣意悲傷流淚,在天真時酣然微笑,在任性時忘我瘋狂。
作為握著人生門票的自己,人生一次,遊歷至此,就應該有此刻的精彩。

而不是,時刻悲憫自己過客的失落。

悲憫也好,傷懷也好,過去的依舊不會回來;

憂傷的也不會變成愉悅的。
既然人生走一遭,就要閱盡人生的酸甜苦辣,才算是沒有白白浪費了那張生命的門票,沒有錯失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旅遊。
過客的冷清,遊客的熱情。
聰明的人,難得糊塗的人,都會一目瞭然。
不做人生過客,做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