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日 星期一

铜镜在古代不仅是照容工具更是一种珍贵工艺品

  新浪收藏 

  (原标题:“董永孝义人物故事镜”背后之传奇)
图一_b
  铜镜在古代社会生活中虽然是照容的工具,但是在铜镜的背面,多装饰以纹饰,题材广泛,丰富多彩,是一种具有珍贵艺术价值的工艺品。铜镜中丰富的内容,是各代民俗民风的缩影,因此,称它为古代“铜版画”并不为过。
  如图,是一面宋代董永孝义人物故事镜,直径26厘米,八瓣菱花形,蟾蜍钮,镜中右下方一男子,身披粗绳麻布制成之丧服,手执哭丧棍,向左上方招手,左上则为重层祥云,云头上仙女端坐,左右为持凤仪两侍女,上方鸾鸟对翔,月兔隐没在祥云辰星之间,纹饰精美。此镜表现的是董永卖身葬父,成就人生姻缘的故事。
  董永与七仙女的故事,是我国历史民间著名神话传奇故事之一,流传甚广,影响久远。但在汉代刘向《孝子图》及东晋文学家干宝《搜神记》中,其主题却是孝道。是贫穷的大孝子董永卖身尽孝,感动了仙女前来相助,夫妻一场。爱情则是孝行的召唤与附属。《太平御览》引刘向《孝子图》云:前汉董永,千乘(今山东高青)人。少失母,独养父。父亡无以葬,乃从人贷钱一万。永谓钱主曰:“后若无钱还君,当以身作奴”。主甚悯之。永得钱葬父毕。将往为奴。于路忽逢一妇人,求为永妻。永曰:“今贫苦是,身复为奴,何敢屈夫人之为妻?”妇人曰:“愿为君妇,不耻贫贱。”永遂将妇人至。钱主曰:“本言一人,今何有二?”永曰:“言一得二,理何乖乎?”主问永妻曰:“何能?”妻曰:“能织耳。”主曰:“为我织千匹绢,即放尔夫妻。”于是索丝。十日之内,千匹绢足。主惊。遂放夫妇二人而去。行至本相逢处,乃谓永曰:“我是天之织女,感君至孝,天使我偿之。今君事了,不得久停。”语讫,云雾四垂,忽飞而去。曹植《灵芝篇》咏叹道:“董永遭家贫,父老财无遗。举假以供养,佣作致甘肥。责家填门至,不知何用归。天灵感至德,神女为秉机。”
  晋干宝《搜神记》所说卖身尽孝与织绢等情节与刘向《孝子图》所撰大同小异。只是又丰富完整了“养父”的情节:“少失其母,独养老父。家贫困苦,至于农月,与辘车推父于田头树荫下,与人客作,供养不阙(缺)。”
  一面铜镜,亦是民俗民风的缩影,从中凸显出中国民俗文化的灿烂成果,值得我们去收藏、研究。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江苏 尹钊 李根 张继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