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4日 星期日

大安法師:是心作佛是心是佛


觀經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二語,不唯是觀經一經綱宗法要,實是釋迦如來一代時教大法綱宗。不唯釋迦一佛法藏綱宗,實是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法藏綱宗。此宗既透,何宗不透。此法既明,何法不明。所謂學雖不多,可齊上賢也。

  —— 徹悟大師《徹悟禪師語錄》

  《觀無量壽佛經》是淨土五經之一,這句話出現在十六觀的第七觀,觀阿彌陀佛的像觀。這句話,是一部《觀經》的核心眼目,也是念佛法門的最高理則。徹悟大師真的是慧眼獨具,把這兩句話挑出來、拈示出來,真的是不愧于祖師的眼光,讚歎到極點了。

  “是心作佛,是心是佛”,這段法語是在一段裡面。我們從一段裡面來看:

“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眾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時,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諸佛正遍知海,從心想生。”是在這一段裡面提出來的。

  這一段講到阿彌陀佛,諸佛就是阿彌陀佛,他是法界身,是以法界作為他的身。既然以法界作為他的身,就普遍地進入到一切眾生的心想中。

  注意,我們的念頭里面,有阿彌陀佛的法身。既然有阿彌陀佛的法身,當然由法身可以衍生為報身,衍生為應化身,也就三身俱足,講法身就是三身俱足。我們了解了這個,當下這一念,確有阿彌陀佛在我們的念頭里面。一定要認知得這麼親切,而且是事情真相。

阿彌陀佛跟我們不隔呀!每天跟我們在一起,天天晚上伴著我們睡眠,天天早上伴著我們起來,每天的見聞覺知,都有阿彌陀佛的無量光放光動地,我們天天的坐臥,都有阿彌陀佛的無量壽在結跏趺坐,我們跟阿彌陀佛是這樣一個親切的關係。

  所以,我們起心,就是現前介而一念,就去觀佛的像 —— 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是故汝等心想佛時,我就想佛,不想其他的,不想五欲六塵。去想佛的時候,在我們能想的心裡面,就有著阿彌陀佛的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佛的相好就在我們的想當中顯現出來。

  這一想像,是心作佛,我們想佛,作就是我們這一念心安立在什麼地方?這要作意的。不作意,我們自然就攪在其他的地方,這就要作意。作意去觀佛,觀察依正莊嚴,去唸阿彌陀佛名號,這就叫作佛。我們當下這一念去作佛,去唸佛、觀佛,那麼我們能觀、能念佛的心就是佛 —— 是心是佛。

這兩句話,不僅是《觀無量壽佛經》裡面的綱宗法要,綱就是我們捕魚的網,網裡面要有一個綱來提;宗是講修行的核心,一切行為的綱領,又叫樞機,這就叫宗,法門最切要的地方。所以,這兩句話不僅是《觀經》的綱宗法要,實在是釋迦牟尼佛一代時教,四十九年,三百餘會講經說法,一切大乘佛法的綱宗法要。進一步說,不僅是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一佛的法藏綱要,實在是十方,十方就是遍法界,微塵數的佛剎,就是東南西北四方,再加上四個角,再加上上下。十方表明遍法界所有的佛剎,三世是過去、現在、未來,穿過所有時間的一切佛,這些諸佛,他們也在自己的本土示現八相成道,講種種的法。這種種的法,最後歸結到哪裡呢?還是這八個字 —— 是心作佛,是心是佛。所以,不僅是八萬四千法門,乃至恒河沙所有諸佛的法藏綱要,原來就是這八個字 —— 是心作佛,是心是佛。

  我們理解這八個字,得要加以非常、非常用心。是心作佛,我當下這一念念佛,是心就是佛。

  這一句話也包含著你心作佛界,心就是佛界,因為心作心是嘛!這句話也可以說心作九界,心是九界。九法界,就看你作什麼?是心作鬼,是心就是鬼。是心作地獄,是心就是地獄。是心作人,是心是人。是心作佛,是心是佛。是不是這樣啊?你不要光撿便宜的,是心也可以作地獄呀!

  我們看有這麼一個例子,是《安士全書》裡面的,在《萬善先資》裡面,也有一個這樣的例子。

  河北有一個小孩,他喜歡鳥窠,鳥窠在那裡,鳥在哪兒孵卵,他就常常爬上去拿那些卵、蛋,拿下來自己吃掉,做了好幾年這樣的事。有一天,好像在似夢非夢中,有一個人叫他:“你過來,有個地方有很多鳥巢呢!”他一聽鳥巢就很歡喜,就跟著去,去得不遠,就出現了一個城,城市裡面還顯得很繁華,有各種音樂的聲音傳出來,那個人就把他引到城裡去。他一到城裡,門就一下子關了,他再一看,原來地面都是碎鐵,燃燒得通紅的碎鐵片,他的腳就受不了,受不了就跑。他想從南門跑,南門關了。到東門出來,一到東門,東門關了。跑到西門,西門也關了。跑到北門,北門也關了。四面的城牆都關了,他就在那裡像發瘋似的跑,腳受不了,自然的火在燒啊!實際上,這一塊地方是桑田,就是種桑樹的一塊田地。當時有幾個桑農,看到這個小孩在田野當中跑來跑去,以為他得了精神病,就趕緊到他家裡叫他父親來。他父親一過來,看到他在田野當中狂奔,就猛叫他的名字,小名。一叫,一下子他聽清楚了,“嘣”地一下,他眼前境界沒有了,一下子就躺在地上。他的父親趕緊問:“你這是乾嘛呀?”他就把剛剛的事情說了:“哎呀,我剛剛在一個城裡呀,什麼什麼的……”他的父親一看,膝蓋下面全都燒焦了,把他抱回家,一輩子下面都是枯骨。

  對於這個小孩來說,當下是什麼境界?地獄境界。地獄境界從哪兒來的?是他心變現出來的,別人看到的是一塊桑田,在這個小孩眼裡,就是一個城裡面的烈火,地面上的火。他在跑啊!那個人把他引去,就是冤家對頭,要讓他遭罪,所以把他引過去。那個城市就是他的冤業城,那個火,是他造業的瞋恨火。這不是心作地獄,心是地獄嗎?你說地獄從哪兒來?難道有一個實實在在的東西嗎?沒有,也都是眾生虛妄的惡業的念頭、惡業的行為、業力變現出來的。我們乃至於在人法界,也是我們五戒的善業所變現的境界,也當體即空。如果我們證入到圓通常的空性,大地平沉,沒有這些境界。

  我們看禪宗的很多公案,他也很了解這些事情,有許多開示都是在本份上,你不要在這種現象的業力層面當中去害怕。

  當時,有一個玄沙備禪師,他是開悟了的。他一天帶著一些跟他隨學的禪和子到山上砍柴火,當時有個僧人看到可能是老虎來了,就說:“和尚,老虎!”叫他和尚老虎,就是老虎來了!玄沙備看看老虎,再看看那個僧人,他一點都不害怕,只說了一句話:“是你。”老虎是什麼?是你啊!大家參一參,為什麼禪師說是你?

  還有一位法師,靈潤法師,他在山上行走的時候 ,當時有野火,山里的野火很快就燒過來了,隨行的趕快逃避,躲火啊,但這個法師行走如常,從容不迫。他有個觀念:心外無火,火實是心,如果這個火很快來了,火就是心,你心還能逃到什麼地方去呀?所以這樣的火來了,不逃,也實無逃處。他有這個情況。馬上,火到他這裡就滅了。

為什麼念觀世音菩薩名號,入火不被燒,入水不被淹,入到深山不會被那些老虎所咬掉?就是他這一念心,已經不是在這裡面了,已經超越這樣的業力範圍了。心外無火,火外無心。火就是心,既然火就是心,我通過修行已經沒有瞋恨火,外面的火,能奈何我們嗎?不能奈何。只是由於我們心頭有瞋恨的火,才會吸引外面的火對我們產生傷害。

  祖師大德有時候開示,有一些也很幽默。有一個禪師做夢,夢見老虎咬他。可能旁邊有一些……,讓那個老虎沒有咬成,醒過來之後,他第一念:“哎呀,我知道是一個夢的話,何不在夢中作個人情呢?”就是把自己給老虎去吃,還做了一個人情。

所以我們看,是心作佛,是心是佛,這八個字,義理深邃啊!是心作九界,是心就是九界啊!我們了解這個,如果對這一宗通達了,那什麼宗都能通,宗門教下都能通達。

  如果你念佛的心就是佛,最後顯現佛的法界,這一個法門的道理明白了,那什麼樣的法,都明白。通過這六字洪名,就能夠契入到華藏十玄門,毘盧遮那的法界。

  所以,一宗透,一切宗都透。一法明,一切法都明。如果你不明淨土一法,其他的宗門教下你也明不了。

  這裡面,佛法在緊要處無多子。你能把這八個字透過去,那一了百了。這就是學問,學得雖然不多,但是你能把這段話,把八個字學到通達,你就可以跟上賢齊等,就是可以跟菩薩齊等,諸上善人,跟他們一樣。因為我們深知心作心是的道理之後,我們就會老實念佛。我們在老實念佛的當中,跟觀音、勢至、文殊、普賢就能齊等。這就是蓮池大師說的,你就“越三祇於一念,齊諸聖於片言。”你就在這一念南無阿彌陀佛當中,就能夠超過菩薩三大阿僧祇劫的修行,就能在所念的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當中,與觀音、勢至、文殊、普賢這些諸上善人、等覺菩薩把手同行、齊等。

  心作心是啊!這是淨土法門的最高理則。

  聽說解放前,原來有一個比丘尼,她一輩子念佛,之後往生,她的頭蓋骨留下四個字,就是這四個字 —— 心作心是。這個比丘尼了不起,給我們作示範,心作心是。

  這樣,我們現前這一念跟什麼相應,最後到什麼地方安身立命,跟這個遙相呼應。所以我們就一定要在是心作佛、是心是佛這種最高理則的指導之下,老實地把我們的念頭全部地系緣在這六字洪名當中。這就是法界當中最高、最圓頓的修行。

  剛才講的,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法藏都不能越出這八個字之外。也就是說,釋迦牟尼佛一代時教講的無量的法,無量的經卷,就是為這八個字作註解。乃至於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恒河沙的法門,也就是為這八個字作註解啊!而這八個字,正是念佛法門的最高的綱宗。我們在老實念南無阿彌陀佛的名號當中,就是把這八個字具體地展示。這就是祖師為什麼講,你就是不明白這道理,你老實念,也是暗合道妙,巧入、潛通佛智,這就是佛的智慧,最高的境界。我們雖然不懂,但念了,但已經潛通了。

  我們僥倖得人身,又能聞這八個字的道理,可不要錯過了,要是錯過了,那就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