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9日 星期一

翩若惊鸿 婉若游龙:唐朝公主墓里的壁画美在何处

  中国文物网  

  作者:李博雅 来源:陕西历史博物馆
  原标题: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唐永泰公主墓壁画宫女图赏析
宫女图宫女图
  苍藓千年粉绘传,留得精品在乾坤。
  壁画,指绘制在墙壁上的画,有岩石壁画、建筑壁画、墓葬壁画等。壁画主要绘制于宫殿、寺观、石窟寺、墓室等,中国古代建筑以土木建筑为多,宫 殿、寺庙毁坏严重,故壁画在墓葬中保持的相对较完整。中国古代事死如事生,对墓葬的营建与装饰极为重视,故而产生了墓葬壁画艺术。墓葬壁画与建筑壁画有直 接的联系,从西周到清代,各时期墓葬中都发现了壁画。其中汉、唐最盛。唐代由其强大的经济基础决定了精神上的追求也趋于完美。王公贵族生前的身份、地位, 往往决定着墓葬的规模、随葬品的数量及壁画的内容。壁画作为墓葬的构成要素之一,成为与墓葬形制、葬具、随葬品一样象征等级的重要标志,也反映出民族融 合、文化交流、艺术风尚等元素。现今唐墓壁画,以陕西发现最多,又集中在省会西安及附近地区。
  唐代高级贵族大型墓葬多由长斜坡墓道、多个天井、多个过洞、甬道、墓室组成,象征墓主人生前所居的豪华宫殿与院落。壁画绘制于墓葬各个壁面,内 容因具体位置而异。一般墓道多绘制青龙、白虎、出行、狩猎;过洞、天井多绘制列戟、内侍;甬道之内表示进入室内,多绘制女侍、女官、伎乐及装饰性屏风。壁画题材大致由四神、狩猎、仪仗、社会生活、农牧生产、建筑及星象七类组成:
  四神: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狩猎:驯豹、牵狗、架鹰、骑猎等。
  仪仗、出行:步行仪仗队、骑马仪仗队、仪卫、列戟、备马、驾车、骆驼。
  社会生活:马球、乐舞、杂技、男女侍从、庭院游乐、室内装饰。
  生产:农耕、牧养。
  建筑:佛寺、道观、阙、楼阁、斗拱、影作木构。
  星象:金乌、蟾蜍、银河、星斗。
  唐墓中壁画因墓主不同而各具不同,如,公主墓葬内以侍女图为多:唐永泰公主墓中出土的八幅壁画中就有五幅宫女图(文章中描述的即是揭取于陕西省 乾县永泰公主墓前室东壁南铺的一幅绘有九位宫女的壁画)。唐太宗第二十一女——新城长公主的墓从第二过洞开始,所绘人物均为女性。
  壁画内容也因世代早晚而不同:初唐,壁画题材、风格技法都有浓郁的北朝特点,农耕、牧养还在出现,仪仗、狩猎常见,伴有家居生活;盛唐,突出仪仗与狩猎等题材,后渐少,家居生活为出题的比重增大;中晚唐时,盛行家居风格,流行以山水、禽鸟为主题的屏风。
  而人物画在唐代的写实性也达到了新的高度,绘画写真写实且凸显个性化。描画不同人物时,能准确把握不同人物的形象、神态与内心特征。《宫女图》 中,诸宫女体态丰腴,娴静端庄,或侧身、或直面、或回身,有凝神沉思的,有顾盼流连的,眼神、形体与仪态紧密融合,构成了相互区分却又相互照应的一组宫女 形象。
  唐墓壁画表现的是现实社会的各方各面,且能体现出清晰的年代标志,是研究唐代典章制度、社会习俗、美学艺术的珍贵资料,并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在历经千年沧桑变迁后,绘于绢帛上的画卷已消逝殆尽的时候,这些唐代绘画真迹便显得愈发珍贵了。
  深锁春光一院愁,黄花无主为谁容。
  提到宫女,我们不由自主想到的是深宫的晦暗与幽寂,老少女子空叹年华飞逝的蹉跎景象。且看“寂寂花时闭院门,美人相并立琼轩。含情欲说宫中事, 鹦鹉前头不敢言”一诗中就道出了宫女们在如花的年华时被选入宫,面对着高高的宫墙、清冷的庭院,孤独相伴油灯,青春不敌寂寥的悲凉景象。“新妆宜面下朱 楼,深锁春光一院愁。行到中庭数花朵,蜻蜓飞上玉搔头。”也诉尽了宫女新妆虽好,却无人赏识的凄凄情景。白居易代宫人所作的怨词中也有对宫女幽怨生活的写 照“泪尽罗巾梦不成,夜深殿前按歌声。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红颜犹在,君恩已断,幻想破灭,只剩怨气愁思。
  历代宫廷中,除清朝曾部分实行过宫女退休制度之外,其他王朝宫女都是终身制,宫女在如花的年纪被选入宫来,在宫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漫漫长日, 直至终老。她们绝大部分都长久的从事着低下的体力劳动,无缘接触皇帝,过着“不识君王到死时”的生活。宫女们在这高墙之内,受差役之苦,悲思之痛,相互之 间就形成了彼此寄托思绪、宽慰心灵的牢固纽带。她们青春着所拥有的青春,也感叹着随风逝去的年华,但又尽自己所能,美好着生活,诗意着人生。这需要何等的 心胸与洒脱、睿智与坦然。但在这幅壁画中,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宫廷礼制、等级森森,而是华贵中的几分闲适情趣与优美体态流露出的仪态万方。宫女们婷 婷袅袅的动人身姿、秀丽端庄的俏丽脸庞、灵动活泼的闲适氛围,除勾画中宫女日常工作中井然有序的一面,更凸显出宫廷生活严谨中那一丝情趣,张扬出、强调出 作为年轻女子,她们理应享有的青春与灵秀。礼仪为体态增添了风度,这幅画卷也为我们展示出古代女性工作中的严谨又不失灵活的魅力景致。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你看这宫女们着“U”、“V”字短衫、披帛、半臂与长裙,袒露着胸前的肌肤。故而这《宫女图》也成为了壁画中袒露装形象最集中之处,彰显出大唐风化的开放,服饰的演变。
  提起衣着大胆,暴露,世人皆指盛唐。实然唐人的束胸与长裙的坦、露、透,使当代妇女也望之兴叹。但唐代的袒露服饰却不是穿着于任意场合,更绝非 在街头巷尾,而是有其固定的场合,如宫廷与闺房。处于封建社会顶峰的唐王朝虽以兼容并蓄的开放气度吸纳各民族文化,包容万象,但汉民族的礼制对服饰仍然具 有极大的约束力。言“袒露”必李唐这样的论点着实是对唐代妇女服饰的一种误读了。年轻女子不谙世事的懵懂与热情,年长女子洞察百态、洗尽铅华后的沉稳与从 容,通通收纳于这一副画卷中。灵动与历练的交织构成了这幅魅力画卷的精气,使人驻足沉思,品味背后的故事,展开绵绵无尽的想象。
  细看壁画,这图中宫女共九人。为首者年纪略长,梳高髻,手未执物,气度不凡,似为这组宫女的领班。其余八人分别执盘、盒、烛台、团扇、高脚杯、 拂尘、如意等物随后而行。烛已燃,火苗清晰可辨,宫女徐步而行,准备侍奉公主安寝。在这理应严肃的气氛下,她们也忍不住左顾右盼,波光流转,甚至窃窃私 语,将少女们活泼、好动的性情一览无遗的表露了出来。
  画家重点突出了宫女面部的神情,她们大方自然、不卑不亢。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宫女也尽情展示出韶华雕琢出的性格与仪容。年纪大些的优雅华贵, 年纪小些的则活泼灵动。最引起我们注意的则是中间的那位持杯少女,她头梳螺髻,弯眉朱唇,头部微低,神态专注,身体微微扭转呈“S”形曲线站立,身形纤 细,双手柔软自然的端着一只玻璃杯,端庄典雅又矜持恬静,表情天真烂漫,青春逼人。有人也说居右那位执拂尘女子容貌更为秀丽,放在今天,以我们的审美标准 去衡量也是为不折不扣的大美人。暂且不论谁是你我眼中最美的那位宫女,且凭这诸位女子的仪态与容颜,深埋在地下千年又现身于世,已是对她们最大的尊重与赞 美了。
  唐墓壁画颜色以红、绿、黄、黑为主,是以赭石、土红、石青、石绿等矿物颜料着色。赋色方法是平涂为主,也有晕染、随线描彩、涂金等方式。色彩运 用多变,主次、明暗分明,线条流畅娴熟,多一笔到位。这幅画在人物布局上打破了以往的平列式,宫女以正面、侧面、背面这样微妙的体态变化,使画面的立体感 倍增,生气非凡,既统一又富于变化,单纯又多彩。线条平和适中,既不粗犷,也不过于纤柔,而是细劲有力,流动生姿。从色彩上看,也是含蓄典雅相伴,色彩生 动明丽,从而能够不差毫丝的表现出宫女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秀丽身姿,质感华贵、纹饰华美的魅力服饰,还描绘出了宫女们那细腻柔软的肌肤。这幅《宫女图》 诚然为唐墓壁画中反映女性形象最为饱满,也最为完美的一副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