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日 星期二

收藏家韩回之:有文事必有武备

 新浪收藏 

燧石箭镞
铜雕鱼龙大剑格
铁錽金银透雕刀镡
錽金铁胄
铁錽金银龙赶珠岐背偃月刀
银装丝卷漆鞘凌霄花雕玉柄刀子
  (本版藏品与说明由藏家提供)
  陈若茜 马逸雯
  也许是受成长环境和身为书画篆刻名家的父亲韩天衡影响,韩回之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对于古人们已经玩到极致的文玩,韩回之都跃跃欲试,他兴趣广泛,在各种门类上都会倾注持续的热情。
  相较而言,漆器、犀牛角算他的“旧爱”,早年留学日本期间,韩回之跟随日本中国漆器专家西冈康宏学习古代漆器鉴赏,故而在漆器收藏方面也早有涉略,日本留学归来后,对古代犀角类雕刻品也有过短暂的集中收藏;而古埃及到萨珊时期的古代印章该算是近期的“新欢”了,这一源自其他文明古国的人类文明结晶,因中东地区的战乱而纷纷流入市场,不远万里成为中国年轻玩家们的“囊中宝物”。
  而令韩回之自幼保持住一以贯之热情的当属武备收藏了,包括他藏品的“紫电安邦——历代武备文物大展”前不久在韩天衡美术馆对外展出。可能每个血性男儿年少时心中都住着一个武林高手,练就一身绝世武功,拥有一把盖世宝剑。儿时,在无线电说书频道日复一日的白眉大侠、三侠五义、水浒传、英烈传的熏陶之下,韩回之亦不例外。“武侠演义听得多了,便对英雄宝刀向往不已。”
  韩回之记得,小时候他曾拿茭白壳别在裤腰带上当宝剑使。也曾自己拿木片削过小刀,拿榔头将铁钉砸成小刀,再到后来就开始花钱买真刀……“那些老同学开玩笑说,二三十年过去了,小韩没什么变化,刀依旧在玩,只不过木头刀变成了真刀,真刀变成了古董刀。”
  韩回之说,在中国传统思想里,玩武备一直是一件挺出格的事情,他记得自己小时候,父亲一直说的两句话就是“文不像秀才,武不像兵”。随着对武备的收藏和研究的深入,韩回之发现中国的社会传统其实是尚武的,只是尚武而不动武。“中国从古至今一直都保持非常强大的战备力量,但这不是用来大动干戈,而是一种防御。”所以每个时代最尖端的科技都最先运用在武器上,通过对这些上古、中古时期武器的研究会发现当时的科技是如此惊艳,“我敢说亚洲地区,最先进的制钢工艺就是源自于中国”。
  韩回之收藏的刀具时间最早的可追溯至上古时期,从旧石器时代的燧石箭镞,两周时期的青铜剑、刀、矛,铍、汉代的百炼钢刀,百炼钢剑等;中古时期如唐代烧直刃刀子、宋代镔铁矛、元代钢剑一直到明清时期的刀、剑、铠甲等。“当年我们甚至可以从垃圾堆、废品站找到汉、唐、宋、元时期的铁制兵器。”直到近五六年,韩回之发觉中国武备出现得越来越少,中国武备收藏遇到瓶颈,他转而去收藏一些西亚武备,比如伊斯兰地区的大马士革刀等。
  韩回之最喜欢的武备藏品之一要数鼎鼎大名的偃月刀了。在小说《三国演义》中,青龙偃月刀为关羽所使用的兵器,所以最为人们所熟知。偃月刀的形制在宋代开始出现,宋代《武备志》里面就有提及。小说中关羽曾用偃月刀斩杀了不少武将,然而据韩回之介绍,其实偃月刀从它产生的那天开始,就不是作为战争中的武器使用的。因为重量的关系,人们端着几十斤重的武器上阵杀敌不太切实际,它实际上属于仪仗器,以观赏和武演为主。谈及为何对这把偃月刀情有独钟,韩回之表示,“这把铁錽金银龙赶珠岐背偃月刀是他新近花重金从日本购得,属于清代宫廷的仪仗器,重达30多斤,刀上采用传统的錽金银工艺,非常漂亮。”
  出于对文物保护考虑,国内文博机构要求文物尽可能保持原样,故而不主张对出土刀具进行研磨,因此公众在博物馆看到的刀具总是裹着一层厚厚的铜锈或铁锈,几乎不可能重现宝剑刚刚铸造完成或出鞘时那铮亮锋利的模样。而韩回之以及他周围玩刀剑的朋友可算得上古刀具的“主磨派”。“我们尝试在流传下来的秦汉唐宋元明清铁兵中,寻找那些极少数状态极其良好的,进行专业的系统研磨,直观呈现出古代刀剑最初的完工状态。”韩回之说。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坚持做了10多年,最初也会被人斥责为是在破坏文物,但是因留学日本,韩回之深受日本文物修复理念影响,他认为,“日本乃至欧洲,重要的藏品都是经过研磨的,尤其在武备方面。”
  日本保存了传自汉唐的专门的刀剑研磨技术,通过10几块天然磨石、30多道工序可以将刀剑复原到原始状态,“当初的锻造与热处理的工艺特点也尽现眼前。研磨后的铁兵那超乎寻常的长度,近乎完美的锻打和恰到好处的淬火都令人惊讶。”但是每把被研磨刀具的单面相应的也要损耗掉2毫米-3毫米的厚度,因而也不是每一把古刀具都适合研磨的。
  10年前日本研磨一把刀的价格是7000元左右,而当时一把刀买来可能也才1200元左右,然而为了看到刀具的原初状态,韩回之他们不计成本地将一把又一把刀具送出去研磨。“就为了复原古人从炼钢、锻打、淬火、研磨到最后装配、使用的所有流程。”“包括文献在内,我们几乎已经不太能从其他地方看到这套工艺。”韩回之说。
韩回之,韩天衡美术馆艺术总监。收藏爱好者,收藏有中国、西亚、日本武备,漆器、犀角类雕刻品、古代印珠等。  韩回之,韩天衡美术馆艺术总监。收藏爱好者,收藏有中国、西亚、日本武备,漆器、犀角类雕刻品、古代印珠等。
  Q&A 收藏十问
  Q:你怎么走上收藏之路的?
  A:受家庭影响。
  Q:你记忆中最早的藏品是什么?
  A:应该就是刀,因为小孩子喜欢这个。
  Q:你最喜欢的藏品是什么?
  A:清乾隆錽金青龙偃月刀。
  Q:你的“收藏之道”是什么?
  A:广种薄收,我不是土豪任性哥,拼的就是文博知识。
  Q:藏品主要通过什么渠道收藏?
  A:通过向一些靠谱的古玩商购买。
  Q:知道自己有多少藏品吗?
  A:单单武备方面有三四百件。
  Q:你觉得自己是收藏家吗?
  A:我是个好玩的人,算个古玩家吧。
  Q:你觉得收藏带给你的最大乐趣是什么?
  A:知识,各种文物的收藏带来的各种知识。
  Q:收藏中遇到过赝品或挫折吗?
  A:一定有,我把它当作药,吃药才可以纠错,治愈毛病。
  Q:有一天能放弃你的藏品或捐出吗?
  A:我不会卖掉他们,他们是我的良师益友、玩伴和爱人。
  来源:东方早报艺术评论